首页 >> 正文

在外打工不如返乡就业 农民工回流力促中西部发展
2019-10-29 作者: 记者 黄兴 陈健 靳赫 李黔渝/重庆 成都 贵阳报道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农民工找工作难不难?“回流家乡”多不多?《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在重庆、四川、贵州、宁夏等西部劳务输出重要省份发现,近年来随着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加快发展,与东部地区收入差距缩小,以及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水平的提升,在亲情、乡情召唤下,回流到家乡的农民工与日俱增,返乡创业就业蔚然成风,正形成助力乡村振兴“新红利”。

  产业广泛吸纳 农民工就业不愁

  伴随着加快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并培育新的增长点,重庆、宁夏、贵州、四川等西部地区企业用工需求旺盛,农村特色产业蓬勃兴起催生的就业岗位也较多,总体来看农民工“就业不愁”,找到工作难度不大,就业质量也比以往更有保障。

  在有800万务工人口的劳务输出大市重庆,近年来电子信息、机械制造等产业崛起,形成吸纳就业的“蓄水池”,并逐渐对用工“喊渴”。记者在重庆走访劳务市场发现,“缺工”是令不少企业头疼的问题。以电子制造企业为例,该行业企业多、用工需求大,2019年不少企业处于用工紧缺状态,影响正常生产排配。主要为笔记本电脑配套生产键盘的重庆精元电脑公司管理部经理蔡银和说,该公司今年年中时补充了上百名“暑假工”,但职校开学后学生纷纷离开,用工缺口凸显。

  四川仁寿是百万人口大县,也是劳务输出大县。该县人社局一名干部说,现在不是“农民工愁找工作”,而是“企业主动找农民工”,很多企业为招工开出的待遇非常优厚,即便如此,也不一定能招到足够的人。

  据其介绍,一些政府支持的重点项目因为招工量大,当地政府甚至专门帮助企业招工。信利(仁寿)高端显示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研发、生产新型液晶显示器的公司,总投资443亿元,是眉山市迄今最大的单个工业投资项目,生产、组装等车间的工人每月工资4000至5500元,待遇在当地已属较高水平。为了帮企业招人,今年8月,仁寿县专门召开专题会,要求把做好信利项目用工保障工作作为当前一项重要任务来抓,并将此项工作纳入各级乡镇党委政府的目标考核。

  信利(仁寿)高端显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亮说,公司正在加大投资额度,目前正抓紧前期各项准备工作,一条新的“柔性显示器”生产线计划于2020年开工建设,2022年底建成投产,今后公司的招工人数还将增加。

  四川省人社厅人口就业处最近一份调研报告表明,今年二季度四川企业用工状况呈现就业形势总体较平稳、缺工招工难企业增多的态势。在353家企业中,存在缺工的有292家,同比增加18家,占比82.7%。从招工难原因看,一是求职者对薪酬、就业环境期望过高,二是符合岗位要求的应聘者减少,三是求职者人数总体减少。

  事实上,由于找工作变得相对简便,农民工已不太依赖政府组织“劳务输出”。眉山是四川传统的劳务输出大市,但已连续6年未组织过劳务输出。眉山市就业局负责人说:“现在农民工都想就近务工,即使愿意到外地务工的,也大多自己‘找市场’,很少来‘找政府’。”

  在贵州,近年来即便仍在开展劳务输出,但农民工就业质量也是“今非昔比”。黔东南州就业局副局长杨娟说,近年来已积累一批优质企业作为合作对象,其受市场波动影响小,岗位稳定,可大量吸纳有务工意愿的农民工就业。同时依托东西部对口劳务协作,黔东南在杭州建立17个劳务协作站,为务工人员提供后续保障。“不仅仅是带农民工去杭州做工,他们不满意还可帮忙再找工作,遇到劳务纠纷可以联系协作站帮忙处理。”杨娟说。

  外出务工减少 就近务工增多

  记者获悉,目前在广大西部地区,农民工外出务工仍是主流,但近年来农民工在当地省份就业比例有所增加。

  2012年,四川农民工在省内转移就业人数首次超过省外输出就业人数,目前川内就业人数高于川外就业200余万人。重庆目前在市外就业的农民工占比也不足半数,约有380万人。综合来看,回流趋势仍在延续。

  “过去家乡经济发展不行,我们只有出去才能找到打工机会。现在家乡的发展环境也很好,完全可以在家乡务工、创业,收入不比东部地区低,还能照顾家里。”重庆市合川区农民工黄志清几年前就选择留在合川老家就近务工。

  同为仁寿县农民工的吕松军说:“我原来在厦门的一家电子企业务工,今年春节回家,村干部说家乡电子企业正在招工,给我送来了报名表。回乡务工收入跟外面也差不多,还可以照顾小孩和老人,我更愿意在家乡就业。”

  这是相当一部分农民工的心声。随着广大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加速发展,大量吸纳就业的产业加速培育成长,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水平不断提升,在亲情和乡情的召唤下,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正源源不断地流回家乡,并实现安居乐业。当地蓬勃发展的产业集群正成为承接农民工就业的“就业池”。

  贵州遵义市汇川区团泽镇三联村近年来养蜂、蓝莓、天麻等产业蓬勃发展,村民在家就能找到事做,留在村里的人也多了起来。村民杨昌奇是村里的贫困户,他家3个孩子读书,过去他靠外出打工赚钱。2017年村里发展养蜂产业,村里赠送了他3桶种蜂。精心经营之下,现在他家已经发展到13箱蜜蜂。“养蜂不怎么费人工,每年可以增收1万多元,我家一个学生一年的生活费学费解决了,我还可以就近做些泥水工的活儿。”杨昌奇说。

  遵义市团泽镇卜台村村支书周国华说,目前全村4000多人中只有200多人外出务工,不少村民觉得在外面和在家乡收入悬殊不大,因而返乡的越来越多。现在的卜台村是遵义市汇川区最大的辣椒种植基地,并向茅台集团供应高粱。随着村里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过去种苞谷的土地都种上了经济作物,一批职业农民、种植大户还带动解决了脱贫和就业问题。

  促生产要素城乡双向流动 催生农村发展“新红利”

  长期以来,农村地区尤其是中西部农村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流”,传统人口红利逐渐消退,一些乡村出现萧条景象,“空心村”也不鲜见。值得注意的是,中西部地区近年来一大批在外务工经商的农民工返乡,乡村振兴迎来了“生力军”。

  这些在外务工经商的农民工,眼界开阔,拥有技术,资金也相对充裕,具备了一定的经营管理能力,发展产业能力强、带动致富效应强。多地也正大力推动农民工返乡创业,并以创业带动就业,不断汇聚成脱贫攻坚、经济发展的“新红利”。

  返乡创业推动生产要素城乡双向流动,为乡村振兴增添新动能。重庆市开州区关面乡姚程村村支书张步亿原来常年在外务工经商,2008年回到姚程村。当时,村里大部分村民尚未脱贫。张步亿开办农业开发公司,建酒厂、养猪场,发展景观苗圃、蔬菜基地等循环生态农业,带动40余名村民脱贫致富。2013年姚程村实现整村脱贫,目前人均纯收入达到1.3万元。素有重庆“劳务输出第一区”之称的开州区,169万人口中的60万人常年外出务工经商。如今已有8万多开州老乡回乡创业,共创办经济实体3.3万户,占全区企业总数45%,总投资309亿元,带动劳动力就业25万余人,对全区的经济贡献率已超过50%。

  返乡创业开辟了就业增收新渠道。“在外打工的人都回乡做事,那才叫乡村振兴,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团泽镇三联村村支书张朝平说,三联村过去是省级贫困村,大部分劳动力靠外出务工养家,近年越来越多的人返乡创业,如今三联村变成了小康村。返乡创业的村民养蜂、种蓝莓、种天麻,带动许多村民实现了就近就业。

  返乡创业改善了农民能力素质,为基层治理充实了新力量。随着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人数增多,西部地区基层党委政府普遍注重把农民工作为人才资源用起来、服务好,依托“返乡能人”推进脱贫攻坚、产业发展。仁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娟说,今年以来县里已培养发展农民工党员202名,储备农民工村级后备力量653名,吸纳184名优秀农民工充实到村“两委”班子。

  仁寿县曲江镇蟠溪社区农民工辜志慧在外务工多年,掌握了一手柠檬种植的好技术,他2016年返乡流转土地50亩种植柠檬,还主动为其他村民提供技术指导,带动村民致富。不久前,蟠溪社区“两委”成员出缺,在当地党组织的培养和村民们的支持下,辜志慧被吸收成为了社区会计,这让他感到很有成就感。

  四川省人社厅厅长胡斌说,四川省委、省政府把做好农民工工作作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推进乡村振兴、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重头戏,制定出台《加强农民工服务保障十六条措施》《促进返乡下乡创业二十二条措施》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积极促进农民返乡创业。目前,农民工较多的88个县(市、区)都单独设置了农民工服务工作机构,占全省县(市、区)的48.1%。同时,四川省政府6个驻外办也全部设立了农民工工作机构,专门为川籍农民工提供综合服务。近年累计返乡创业农民工近68万人,实现总产值4000亿元。

  贵州省就业局副局长彭建中说,贵州因势利导推出了“雁归兴贵”行动计划,将农民工视为宝贵资源,吸引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重庆市人社局农民工工作处副处长张冀舟说,近十年来,重庆农民工返乡后共创建39.8万户市场主体,共吸纳城乡劳动者178万人就业。

 

凡标注来源为“经济参考报”或“购彩平台app”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版权均属购彩平台app,未经购彩平台app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播放。获取授权

瞻前不顾后 部分城市垃圾分类流于形式

瞻前不顾后 部分城市垃圾分类流于形式

环卫工刘二强(化名)坦言,我们环卫工分好类也没啥用啊,运到垃圾转运站,还不是又混在一起了。由于没有做到全过程、全链条分类,垃圾分类流于形式,实际效果打了折扣。

·中小房企上演“求生之战”

百年招商局:实干笃行迈向世界一流

百年招商局:实干笃行迈向世界一流

经过70年的长足发展,招商局今天已是拥有两家世界500强企业、业务遍及全球的综合央企。

·国内最大地铁管片厂生产突破万环大关